橙色棉花糖

[昊翔]你知道你五行缺我吗(1-2)

昊翔

愚人草:

>ABO设定,防雷注意


=======


1.


孙翔和唐昊这两人之间那点事儿吧,怎么说呢,两个字,孽缘。


换句文艺点的话来说就是,遇到你之前我都以为自己是直的,笔笔直,比韩文清还大漠孤烟。


不过这是唐昊在知道孙翔是个Omega之前的想法。


所以说,孽缘呢。


 


据说每一段孽缘都有一个不着五六的开头。


唐昊和孙翔的开头是一系列的如果没有。


如果唐昊没有和邹远在晚上偷偷摸摸溜出百花训练营去吃宵夜,他就不会目睹店老板的儿子在竞技场被一个狂战士打爆。


如果他没有目睹这个场面,就不会被算是认识的店老板儿子拽过来帮忙找场子。


如果他没有被拽过去帮忙找场子,就不会和孙翔三局两胜五局三胜七局五胜地PK了一整晚上。


如果没有和孙翔PK一整晚上,他和邹远就不会因为晚归被逮住一人写了一千字检讨。


十六岁的唐昊态度端正地在检讨书上写道:作为未来的职业选手,一定要言而有信,说吃宵夜就吃宵夜,绝不分心打荣耀……


孙翔一直坚信这份“态度端正”的检讨书对半年后唐昊和百花正式签约出道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而他自己则对这份检讨书的出现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有功之臣,值得嘉奖。


唐昊闻言轻蔑一笑:“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掉洗碗吗?”


 


后来唐昊和孙翔又在竞技场里遇上了几次,每一次都从“卧槽又是这个人看老子这次打爆他”变成三局两胜五局三胜七局五胜的无休止PK。


最后谁也没打爆谁,倒是爆出了革命阶级友谊。


面对五五开的胜负率,两个人都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对方技术不错这个设定。


所以说年轻人要混熟还真挺容易的。


 


混熟归混熟,该竞争还得竞争。


竞技场胜负率要竞争,抢到Boss要竞争,训练成绩要竞争。


谁先加入职业战队也要竞争。


说到战队,唐昊曾经很好奇为什么以孙翔打荣耀的技术和意识,却选择了越云那样一支弱队。


孙翔理直气壮:“离家近啊。”


唐昊:“……”


孙翔反问唐昊:“那你干嘛进百花?”


唐昊理直气壮:“离家近。”


孙翔:“……”


 


说回来,在谁先加入职业战队这件事上最终还是孙翔占了先手。


简直得意得很。


“越云打算这个夏季就和我签约啦,下个赛季出道!”


得意完了紧跟挑衅:“你怎么样啊,行不行了?”


唐昊自然不能忍,说:“废话!你都行我怎么不行?”


孙翔笑了两声,趾高气昂:“如果百花留不下来就跟我去越云混吧,哥们罩着你。”


唐昊望天翻了个白眼:“谢谢啊。”


 


唐昊和百花正式签约后一周,孙翔就大张旗鼓地打着给唐昊庆祝的名号,收巴收巴行李搭上了飞K市的飞机。算算这还是他长这么大以来头一次一个人出远门,还是个Omega,还见的是个Alpha,他爸妈居然就大手这么一挥说孩子你去吧,机票都给报销了。


所以说孙翔粗心没脑子这事一定是有遗传因素的。


收行李的时候孙翔一边收拾一边念叨,iPad,杂志,T恤,薯片,巧克力,Omega型抑制剂。


然后他犹豫了一下,默不作声地把那盒药往衣服堆里塞了塞。


这事说来心累,不知道唐昊从何而来的自信, 一直认定孙翔是Alpha。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大概算唐昊对孙翔变相的肯定。


唐昊这样的好意还真不容易心领啊。


本来没想过刻意瞒住唐昊的孙翔心情很复杂。


 


孙翔第一次见到唐昊就觉得唐昊特酷,因为唐昊当时把他爹的车给偷开了出来接人。


介绍一下,唐昊家里是俩爸,开车是Alpha爸教的,因为年龄没到拿不了驾照,Omega爹不准唐昊开。


只是家规再严,架不住少年那颗骚动的心。


而且看到孙翔那藏着羡慕的小眼神时,唐昊立刻觉得就算回去给他爹打一顿都值了。


当然还有个原因是唐昊万万没想到他爹果然强悍到当着孙翔的面也毫不客气地把自己揍得哇哇大叫。


丝毫不顾及青春期少年的小自尊。


唐昊挨着他爹那藤条的时候深感人生黑暗,都没好意思往孙翔那儿看,怕看到后者嘲笑的表情。


那时候唐昊还没有深刻认识到孙翔脑回路和正常人不一样这件事,他只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在孙翔心目中塑造的狂霸酷炫拽的形象这下全碎成渣了,然后就神烦。


烦他爹,烦自己。


俗话说没有反抗的人生是不完美的。


毕竟是中二少年期的孩子,唐昊一根筋没转过来,脑子里这一揭竿起义的,立马蹭地一下站起来冲出了家门。


还拉上了一旁围观剧情神展开的孙翔。


 


正如上文所说,孙翔的脑回路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所以关于这件事,唐昊其实大可放心自己的形象问题。


因为孙翔觉得唐昊特帅特霸气。


怎么说呢,孙翔是Omega,家里又是俩不太靠谱的爸妈,所以孙翔长到这么大,熊事儿干过不少,却从来没挨过一顿打。


缺爱的孩子渴望爱,缺打的孩子就——


所以在孙翔眼里,唐昊挨揍的时候咬着牙闷声不吭,眼神坚定不移地瞪着前面的地板的形象,相当的帅。


等到唐昊气势汹汹地站起身拽着自己冲出家门,跟电视上演的那叛逆少年离家出走的戏码一样一样的时候,唐昊的形象蹭地又帅了一层上去。


帅到孙翔那颗刚刚萌芽的Omega少男心呼啦一声,动了那么一下下。


 


唐昊拉着孙翔跑过一条街区后停了下来,回头一瞅自家爹没跟上来,拍拍胸口喘匀气,脑子的温度终于降了下来,唐昊就开始发愁了。


“你、呼——你愁什么?”孙翔体力比不上唐昊,喘得半死不活地问。


唐昊在这个时候对孙翔产生了一丢丢的怀疑,因为孙翔表现出的体力实在太战五渣,说他是Alpha的话,这Alpha也忒弱。


但是当务之急可不是确认孙翔的第二性别,于是那个微妙的小念头刚冒出头就被唐昊掐死了。


“我们一定要在我爸回家之后再回去,不然我一定会被我爹揍死的。”唐昊面色凝重。


孙翔扑哧就笑了,说:“好啊,那我们现在去做什么?”


 


问:两个离家出走的小少年在K市街头除了流浪还能做什么?


 


唐昊带着孙翔拐进自己常去的那家网吧时,冲老板反复强调:“开两台挨在一起的,一定要挨一起的啊。”


老板和唐昊挺熟,也知道这个经常在自己家打游戏的小家伙正式进了百花战队,打趣道:“小唐昊不错嘛,成家立业两不误,那头签了合同这头媳妇都领过来了。这小家伙还挺俊,白白生生的。”


孙翔脸立刻就红了,而唐昊却一脸不屑地纠正老板:“他是Alpha,你可别瞎说。”


孙翔顿时有些发愁。


他很想抓着唐昊问你到底哪儿来的自信说我是Alpha啊!


但到底只是嘴唇动了动。


 


于是在各种不可抗力的因素下,孙翔到K市的第一天没有观光没有吃特色小吃,而是和唐昊窝在网吧的两台电脑前打了一下午的荣耀。


抢了几个Boss,下了十几次副本,进了几十次竞技场。


孙翔不喜欢网吧。网吧鱼龙混杂的大多都是Alpha和Beta,各种信息素混在一起一个劲地往他鼻子里钻,也幸亏他性别才分化不久,抑制剂的效果还挺强的,不然指不定出什么岔子。


所以唐昊那句“我爸这个点应该到家了我们也回去吧”的话音刚落,孙翔已经退出游戏拔卡关机一气呵成,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唐昊了。


唐昊沉默了片刻:“……你是不是饿了?”


孙翔:“……”


 


快出网吧的时候却出了点事。


坐在门口一Alpha也是打荣耀的,而且输得有那么点惨不忍睹,情绪一起来他身上的信息素跟洒水车一样疯狂外溢,周围别说Alpha,一向迟钝的Beta们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孙翔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


想想这世界确实挺不公平的,对于Omega而言。


不过孙翔没空想那么多,他只觉得自己被那Alpha的信息素刺激得晕晕乎乎的,浑身都在发软,走路跟踩棉花一样要摔不摔,偏偏唐昊这傻逼还饶有兴趣地凑那Alpha电脑跟前看,边看边面露轻蔑,眼看就要开口放嘲讽了,孙翔猛地一把把唐昊拽出了网吧。


“哎你干啥呢!”唐昊有些懵,等孙翔一言不发地抱上来的时候就更懵了,简直是懵到大脑整个都当机了。


孙翔没回答的原因是他已经没思考能力了,于是就趁着唐昊死机的时候把脸埋在唐昊肩膀里使劲一吸,挺淡的一股留兰香的味道就钻进了他的鼻腔里,得到Alpha信息素的安慰后情绪终于渐渐平静下来,思考能力也回来了。


思考能力一回来孙翔的大脑就步唐昊的后尘跟着当机了。


好在只当机了几秒,他就发动全身上下所有的艺术细胞摆出了一个严肃的表情:“唐昊,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你说。”唐昊懵懵懂懂地应道。


“你的信息素比里面那人的好闻。”孙翔说,“我以荣耀女神的名义发誓。”


“……”过了很久唐昊说:“你是不是饿晕了?”


孙翔:“……”唐昊,谢谢你是个傻逼。


 


2.


孙翔在唐昊家的第一顿晚饭吃得是泪流满面。


被辣的。


唐昊给他倒了好几杯水,结果那顿孙翔饭没吃多少,喝水就喝饱了。他放下碗筷红着眼睛鼻子和嘴唇,话都说不出口,眼巴巴地望着唐昊。


唐昊冲他笑了笑,淡定地夹起一块尖椒吃了。


孙翔面露惊恐:“老子以后再也不来K市了!你们来地球的目的是什么!”


唐昊说:“打爆你这个愚蠢的地球人。”


但是唐昊家饭菜辣归辣,味道却是相当不错。孙翔晚饭后给自家爸妈报备行踪时兴高采烈地说:“唐昊他爹打人可凶了!做饭可好吃了!”


接打电话的是孙翔他妈,一听孙翔这话就警惕起来:“他爹打你了?!然后拿食物收买你?!”


“没有啊,打的是唐昊。”孙翔挺纳闷,说,“嚯,唐昊被打得可惨了!嗷嗷直叫的!”


唐昊在一旁只想把孙翔掐死。


孙翔妈放下心来,叮嘱自家儿子:“晚上睡觉注意点啊,药要记得按时吃,可别出什么岔子,娘现在不想要儿婿更不想要孙子。”


孙翔:“……”


 


孙翔妈会这么说,是因为她万万没想到自家儿子在现代社会玩起了梁山伯与祝英台,而且还是在非自愿的情况下。


所以有的时候说孙翔是个人才。以他一个无意中伪装成Alpha的Omega的身份,到晚上还敢肆无忌惮地和唐昊这个真正的Alpha窝在床上一人一台笔记本打竞技场,等到唐昊打得兴起信息素变浓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摸爬滚打地借口上厕所钻进了洗手间,用冷水擦脸让自己冷静下来。


到睡觉点的时候唐昊爹抱了被子过来往唐昊床上一放:“小孙这两天就跟昊昊挤一下,没关系吧?”


孙翔心说有关系啊我他妈是个Omega啊我的心情很复杂啊!


他点点头:“啊,没事儿。”


唐昊跳下床把两台电脑收起来,脱了上身的T恤往椅子上一扔:“你先洗我先洗?”然后收获了面红耳赤目瞪口呆的孙翔一只。唐昊狐疑地挑挑眉:“你脸怎么那么红?”


孙翔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强装镇静地说:“没什么,你先洗吧。”


末了说:“昊昊?”


唐昊怒翻白眼:“别叫我昊昊!”


孙翔嘻嘻一笑:“好的,昊昊。”


唐昊:“滚!”


 


唐昊进浴室后孙翔赶紧把自己行李箱拖出来,在一堆叠好的衣服下面翻出那盒抑制剂,倒了两颗来吞了,把药盒原样塞回去,还做贼心虚地四处张望了一下。


祝英台啊祝英台,你为什么是祝英台。


孙翔盘腿坐在床上走神,浴室门哗啦被推开了,唐昊探了上半身出来,下半身也若隐若现的:“喂,帮我到衣柜里翻一下,有条蓝黑色睡裤。”


唐昊这一下给孙翔吓得不轻,扑通一声摔到了床下面去,爬起来的时候视线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往哪儿放。确切的说法是他明知不能往唐昊那边看偏偏视线跟黏在唐昊身上一样。


紫薇你看我的眼睛他妈的不听使唤啊!


孙翔很憋屈。Alpha的Omega之间的吸引力来自于本能。而不同于Alpha比较容易被发情期的Omega吸引,Omega对任何时间大量散发信息素的Alpha抵抗力都几乎为零。比如洗澡的时候。


唐昊自然没他那么复杂的心理活动,他从来都坚信孙翔是Alpha,Alpha之间是什么?纯洁正直的兄弟情朋友爱啊。


何况唐昊还只是个没谈过恋爱的白纸一样单纯的小青年。


“你愣着干嘛,帮我拿下睡裤啊,放门口就行。”唐昊说完又呼啦一声关上了门。


孙翔舒口气,打定主意要争取睡地铺的机会和权利。


真爱生命远离唐昊。


自己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来K市找唐昊。


孙翔追悔莫及。


 


于是晚上唐昊家还真铺了地铺。不过睡地铺的不是孙翔,是唐昊。


“你嫌我床小挤不下?”唐昊听孙翔说要睡地铺后,很不满。


孙翔摇摇头:“没有。”


“那为什么?”唐昊纳闷了。


“……”孙翔表情复杂,良久说,“因为我睡相差。”


唐昊哈哈大笑。


“没事我不嫌弃你。”


“我他妈嫌弃你!”孙翔翻了个白眼。


“不是,睡一张床怎么了?你一Alpha还怕我对你做什么啊?”唐昊说。


……我一Omega你说怕不怕!


孙翔表情纠结得快要飞起来了。


好在唐昊不是爱追究细节的人,于是豪迈地一挥手:“地铺就地铺吧,不过你睡我床,我睡地铺。”


“哎,不用那么客气的。”孙翔说。


唐昊摇摇头,很诚恳地解释:“没客气,我爹要知道我让你一客人睡地铺,还得揍我。”


孙翔哦了一声,怀着助人为乐的情怀说:“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你的床吧。”


 


助人为乐你妹!情怀你妹!


孙翔钻进被窝后深感世界恶意。


——唐昊的床上都是唐昊信息素的味道。


说到唐昊的信息素的味道,孙翔还挺熟悉的,留兰香,他有段时间一度很喜欢那种口味的糖,现在他屋里还有好几个糖盒子没扔。


可是喜欢吃这糖并不意味着他喜欢躺在散发着这种味道的Alpha的床上啊!


孙翔失眠了。


Omega的本能躁动了一晚上,孙翔全身烫得跟发烧了一样,值得庆幸的是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更令人羞耻的身体反应出现,缩在被子里以把自己憋死为目的的玩手机足够转移孙翔的注意力。


于是孙翔留宿唐昊家的第一个晚上以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折腾到天光大亮然后一脸憔悴地晃到餐厅还得被唐昊嘲笑说这么大人了还认床幼不幼稚而告终。


 


其实不考虑睡眠问题的话,孙翔在唐昊家的这五天玩得挺开心。


而睡眠问题则在第二个晚上孙翔一边义正言辞地表示“就算你被你爹揍死了我也无所谓”一边抢占了地铺后完美地得到了解决。


对于孙翔和唐昊而言,这几天去过K市哪些地方,看过什么风景,遇到过什么人都不大重要。反而是终于能看到和自己在竞技场斗得不分上下的对手打游戏时是怎么个专注的模样成了最大的收获。


对,他们这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网吧或者屋子里窝着打荣耀。


除了竞技场还做任务下副本抢Boss。抢完Boss两人哈哈大笑着在别人气急败坏的怒骂声中嚣张地呼啸而过。


 


说到收获,还得提一下孙翔那堆塞满了半个旅行箱的二十几袋鲜花饼,充分证明了孙翔是个地道的甜食爱好者,简直爱好过头。


看着坚持要把各种口味各买上四五袋的孙翔,唐昊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你是打算回去倒卖吗?”唐昊帮孙翔拎了一半的鲜花饼,问。


孙翔刚刚吃完最后一口店里卖的现烤鲜花饼,心满意足地把包装纸揉成团往垃圾桶里扔,不明所以地啊了一声,正直地回答他:“当然是买回去自己吃啊。”


“哦,当饭吃是吧。鲜花饼炒鸡蛋,青椒鲜花饼,鲜花饼丸子汤……”


“卧槽这些是什么东西,好恶心,求你别说了。”孙翔大惊。


“凉拌鲜花饼,烧烤鲜花饼……”唐昊嘿地一笑,继续说。


孙翔空的那只手呼地就捂唐昊嘴上去了:“我靠,你他妈闭嘴行不!”


唐昊闭嘴了。


不仅闭嘴了还脸红了。


孙翔手心上还有刚才吃的鲜花饼的香味,玫瑰的,又甜又香,顺着就钻进唐昊的鼻腔里了。


唐昊不动声色地咽了口唾沫,突然有种饥肠辘辘的感觉。


“放开。”唐昊把孙翔的手拍开了,“快点回去了。”


“你怎么脸那么红?”孙翔收回手,好奇地问。


“太阳晒的。”唐昊正气凛然地回答。


孙翔抬头看了一眼乌压压要下暴雨的天:“哦。”


 


综上所述,到第五天晚上孙翔妈打电话来叮嘱儿子收拾好行李第二天准时上飞机时,孙翔变得无精打采,唐昊也一脸不高兴地蹲在地上帮他扒拉着要带回去的特产就成了情理之中的事。


恋恋不舍什么的,都懂。


“你看过赛程安排没有,第七赛季第八场就是百花打越云了,到时候见啊。”唐昊一只手撑着下巴,说。


孙翔哦了一声,把最后一点衣服往箱子里一塞,碰地一声合上了盖子:“没看。”


唐昊:“……你能抓重点吗?”


孙翔说:“抓了啊,你问我看过赛程安排没有,我说没有嘛。”


“靠!”唐昊站起身,“我说第八场就是百花对越云!百花主场!听懂没?!”


“哎?真的?”孙翔挺高兴,“那我住你家。”


“行啊,只要你不怕越云怀疑你是百花派来的间谍就行。”唐昊说。


“那哪儿能,看我打爆你们。”孙翔很不屑。


唐昊不高兴了:“谁打爆谁呢!”


“当然是我打爆你啊,你看竞技场的胜负率。”孙翔轻蔑地瞥一眼唐昊。


“我操,53.7%比46.3%你好意思说?”


孙翔很严肃:“废话,数据说明一切。”


“……靠。”唐昊扔一台笔记本电脑给孙翔,“竞技场!”


“嘿嘿。”孙翔接过来翻身上了床,轻门熟路地用被子和枕头堆了块舒坦的地方出来靠着,“打爆你。”


唐昊也跟着爬上床和他对面坐着:“看谁打谁。”


“拽个屁!”孙翔说,踢了一脚唐昊。


“没你拽。”唐昊踢回来。


“拽不过你。”孙翔又踢了一脚唐昊。


“别谦虚了。”唐昊又踢回来。


竞技场里还没打完这边就演变成了真人决斗。


 


“喂,唐昊。”恶斗之中一个不察被踹下地的孙翔就势往地板上一躺,宣告真人决斗的终止,他一边喘着气一边笑嘻嘻地喊唐昊。


“干嘛?”唐昊一头大汗地扑到床上滚了一圈,舒坦地躺下。


“我要拿冠军!”孙翔举起手臂握成拳晃了晃。


“哦,我也要拿冠军。”唐昊淡定地说。


孙翔笑得很开心,说:“那一起加油啊!” 


唐昊嘴唇动了动,把那句“又不是一个战队的一起加个屁油”咽了回去。


然后说:“好啊。”


TBC

评论

热度(691)

  1. 橙色棉花糖愚人草 转载了此文字
    昊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