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棉花糖

《HE》

柚子一颗茶:

2333,由今晚新图引发的脑洞《HE》
总裁贺X歌手毛,一发完的小甜饼,
睡前宵夜,请大噶好好享用哟~(。・ω・。)ノ❤️

……………………………………………………………………………………

“毛毛,你几点收工,我去接你。”贺天摘下脸上的银色镜框,揉着疲惫的眉心,等着电话那头的回应。



“不知道。”莫关山嘴里含着支真知棒棒棒糖,他拨了拨额前的碎发回答得漫不经心:“今天拍广告,现场乱糟糟的,一时半会儿也完不了,你别来了。”



莫关山今天拍的是一个沐浴露广告,拍到现在还差一个淋浴的镜头了,他估摸着大概要拍到晚上八九点才能结束,最近贺天忙着满世界飞,到处谈生意,累得很,莫关山不想让他再为这点小事费心。



更重要的是要是贺天来了,现场这些女的,肯定盯着贺天不放,又是放电、又是献殷勤的,莫关山才不想看这些惹人嫌的场面呢。



“今天拍什么广告。”贺天翻了翻手里莫关山的行程表,他是T&S的大boss,莫关山是他的艺人,莫关山每天在忙什么他可比谁都清楚,只是恋人间的明知故问,是一种乐趣,他喜欢莫关山跟他分享一切的那种信赖感。



“一个沐浴露的广告,据说新产品,橘子味的,还不错,金主爸爸说拍完送我几箱。”莫关山最喜欢橘子味的东西了,广告商一听他喜欢,立即大方表示送他几箱,莫关山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可以跟贺天一起用。



而为了今天的沐浴露广告,莫关山可是窝了好几个星期的健身房,又戒了炸鸡可乐,为的就是拍广告的时候,人鱼线能上镜点。



贺天听到“沐浴露”三个字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他看了看手表时间快五点半:“我六点过去,等你拍完接你回家”



“不用啦,你那么忙别过来了,我让助理送我回去就行,再说了,还不知道拍到几点呢,你六点来说不定得等好一会呢。”



“我半个小时后到。”贺天说一不二,挂了电话,立刻驱车赶完莫关山拍广告的场地,虽然两个人交往前就约定好,他不干涉莫关山的工作,尊重他的选择,但是一想到自己的人要在那么多人,和那么多镜头下暴露那只能被他触摸的肌肤,贺天还是狠狠地醋了一把。



“哎——”莫关山对着黑了屏的电话瘪了瘪嘴:“混蛋,你来,我还怎么能专心拍广告啊。”



贺天赶到片场时,化妆师正在帮莫关山补妆,莫关山的衣服已经都脱了,裸着上身,身下围着一条雪白的浴巾,他背对贺天,一双漂亮的肩胛骨,就像一对灵动的蝶翼。



导演正站在莫关山身边给他讲解待会要拍的镜头,这时助理导演递给一个喷壶,导演拿着喷壶对着莫关山的身体喷了几下,晶莹的水滴,沾满莫关山整个身体,营造一种刚淋浴完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的贺天,立刻攥紧双拳,深吸一口气,带着一身阴沉走近莫关山,该死的,他有时真想把他的宝贝锁起来,锁进用黄金打造的笼子里,用最华丽的珍珠、钻石装饰它,在里面铺上最柔软的羊绒,给他的宝贝贡上世间一切珍宝。



但是他不能那样做,因为他的宝贝会不高兴。



“贺总——!”
“贺总好!”
“贺总您来啦。”



片场的工作人员发现贺天来了,纷纷朝他鞠躬打招呼,连导演也赶紧跑到贺天身旁点问好:“贺总好,贺总好,久仰贺总大名,我是今天这个广告的导演,我叫薛大宝,您叫我小薛就好。”



无视一旁这些无关的闲杂人等,贺天的眼神直直地落在一个身上,莫关山听见声音转过身来,他身上的水滴沿着这他胸前进入漂亮的线条,划过那道诱人的人鱼线,最后没入他雪白的浴巾,贺天眸色一沉,身上散发的气场更阴冷了。



他扯过一旁衣架上的一条浴巾,走到莫关山面前,刷的一下,展开浴巾围在莫关山身上,把他身上暴、露的肌肤严严实实地挡起来。





“麻烦薛导和各位先出去一下,我们有些私事要谈。”贺天说话的对象虽然导演,但他的眼里还是只有莫关山。



导演一看这架势,赶紧识相地带走片场的工作人员,毕竟是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他一看就知道贺总跟着新出道的小歌手关系不简单。



那满眼的占有欲,活脱脱的霸道总裁呀,难怪现在那些小女生整天喊他国民总裁,一个个追着要嫁他,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人家贺总这已经是名草有主了,估计还就认定这位祖宗了。



机智的导演临走前还不忘给大boss把门给锁好了,他想他这么机智狗腿,一定能获得贺总赏识,说不定还能再接几个大制作拍拍,想想就美。



导演走了,贺天和莫关山两个面对面,站着沉默了一会,莫关山才主动双手搭在贺天的肩膀上,微微踮脚把脸靠在贺天的颈窝,软乎乎地蹭他:“生气了?”



他一看贺天黑着一张帅脸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吃醋了,毕竟连平常别人跟他握个手,贺天都要闷闷不乐地抓过他的手翻来覆去地洗几遍,这次他一来就放大招裸上身拍沐浴露广告,贺天肯定更郁闷。



可这毕竟是他的工作,莫关山希望贺天能理解,不过看到对方为自己吃醋莫关山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嗯…”贺大总裁惜字如金地应了一声。



贺天对上莫关山的目光立刻变得柔软,和刚刚那一身寒意的“贺总”简直判若两人。



他不是气莫关山,而是气自己,气自己的占有欲强势过了头,常常弄巧成拙,明明是因为太在乎对方而吃醋,最后却总是演变成这样毫不讲理的小气。



“这是我的工作。”莫关山贴着贺天的嘴唇,一面说话,一面轻吻他,他刚刚吃了棒棒糖,嘴里淡淡的甜味,贺天心里郁闷的情绪,立马因着甜美的味道削减了一半。



他扶住莫关山的腰,低头回吻他:“我知道…我是气自己,因为太爱你,而变得容易失控,是我太小气…”



在商场战无不胜的贺大总裁,当着自己恋人的面解释起来却显得如此的笨拙。



“那你还让我继续拍吗?”莫关山解开贺天的黑色衬衣,在他的锁骨上留下一吻。



“嗯…”贺天摸着他的短发。



“那以后呢,如果以后还会这样的广告也让我拍吗?”莫关山停下他的吻,认真地盯着贺天的看。



只见贺天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



“不愿意吗?”莫关山用他毛茸茸的脑袋,讨好的蹭着贺天的胸膛,他知道自家恋人对于自己的撒娇毫无招架之力。



“我不愿意。”贺天紧紧地抱住他,最后在他耳边认输到:“但是我答应,因为我不想你不快乐。”



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楚莫关山有多热爱这份工作,莫关山喜欢当艺人,喜欢唱歌,拍戏,演电影,这些是莫关山喜欢的一切,而他喜欢那个闪闪发光,淘气狡黠,却又温柔乖巧的莫关山,因为喜欢他,所以要连同他所喜欢的一切都包容。



莫关山知道他们家的大总裁看上去总是冷冰冰的,霸道又专制,但他把唯一仅有的一点温柔都给了他,虽然总是说什么想把他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他,不想跟粉丝分享他的傻话,却还是为了他开了经济公司,倾尽全力的支持他的梦想,他比任何人都想独占他,却又比任何人都更支持他。



他,真是矛盾又可爱的恋人。



“谢谢你。”莫关山勾起贺天的尾指,晃了几下后道:“我们大总裁这么支持我,我送你个谢礼吧。”



他淘气地朝贺天眨了眨笑眼,然后跑开,翻动起自己的包,从里面摸出了一样东西。



一枚圆圆的银环被莫关山套在贺天的无名指上,他抬起贺天的手,亲了亲贺天的手背,笑道:“贺天,我们结婚吧。”他不介意贺天的霸道爱吃醋,相反因为这样,他才更明白这个男人有多爱他,而他又是如此的渴望和他共度一生。



回应他的,是贺天紧紧揽他入怀的拥抱,以及一个急切的、炙热的深吻,他听见贺天说:“毛毛,我爱你,永远。”



沐浴露广告,莫关山还是拍下来了,只是他这广告只露了背,而且还是三分之一的背,贺天在他的锁骨上种满了草莓。



莫关山没想到他贺天刚亲完他的嘴唇就失控了,贺天扒掉他披在他身上的毛巾,狂热地亲吻他的锁骨,莫关山想着还要拍广告呢,赶紧揪住他的头发,又不敢抓疼他:“贺天,你冷静点、冷静点,我待会还要拍广告,你别嘬呀——呃,轻点,别留印子。”



“毛毛,我爱你。爱你。”他一遍遍地重复,一遍地啃咬,最后把莫关山的锁骨啃成一片红艳艳的草莓地。



莫关山又气又羞,都不知道怎么跟导演解释,倒是贺天一个眼神,狗腿的薛导就立马会意拍板只拍个背部。



结果这只露了个背的广告,效果却是出奇的好,这种若隐若现的朦胧画风,加上莫关山那张颜值爆表的脸,完美演绎了纯情的性感,广告一出街,莫关山代言的这款橘子味沐浴露立马就卖到断货。



而几个月后,莫关山的人气不断攀升,T&S趁势为莫关山推出了他的首张个人专辑,而专辑主打歌《HE》,是莫关山自己作曲作词的,这是他送给贺天的歌。



He is my light.
他让我相信爱是永恒,
他的指尖划过纸,
笔下谱出动听的歌
他的声音穿过风,
风变成最深情的诗,
他的眼睛看着我,
我因此沦陷,
一眼万年,
我们在瞬间交付灵魂




闪耀地聚光灯笼罩在莫关山身上,他抱着吉他,在台上弹唱着,每个音符都由他的爱意凝成。



一曲结束,莫关山低头亲吻自己无名指上的婚戒,他说:“这首歌是“HE”,送给我的he。”



一瞬间台下炸开了锅,没有人会想到,莫关山会在舞台上如此坦荡、干脆地出柜,他朝台下的贺天挥了挥手,笑着大喊道:“贺总,希望你喜欢我们的结婚主题曲啊!”



舞台上的大屏幕上,立刻给出台下贺天的表情,只见一向在外人面前又冷又酷的贺总,笑得有些腼腆,低头亲了亲自己的婚戒。



一年后,



贺天带着银框眼镜在看莫关山的行程安排,



莫关山从卧室里换了一身装扮出来,他身上穿的是为这次演唱会设计的几款新周边:“贺天,你说我设计的这几款周边怎么样。”



贺天闻言推了推眼镜,认认真真地看着莫关山,最后只吐出两个字:“好看。”



“哎呀,你这么回答也太不走心了,我还是上微博问问我的粉丝吧。”



莫关山拿着手机坐到贺天身边:“来我们一起拍张照。”



莫关山摆了自己的标准手势,咔嚓一声,把他身边的贺总一起拍入框,然后哒哒地打字。



叮——



贺天手机响起,星饭团的消息——你的小宝贝贺莫毛毛发微博了。



贺天点进微博浏览起来。


贺莫毛毛:演唱会出周边了,这次是我设计的,大家喜欢不 ( 。ớ ₃ờ)ھ,惜字如金的贺总只说了两个字——好看。



贺天转发了莫关山的微博,还是两个字:好看。



而贺天微博下,莫关山的粉丝齐刷刷地在吐槽:



贺氏的扫地阿姨:啊啊啊啊啊!!!贺顶红夫夫又撒狗粮了!
贺红一生推:这哪是周边啊,这明明都是毛毛对贺总深沉的爱啊!
莫仔他妈:卧槽,那么大的“HE“!好啦和啦,妈妈知道你是贺总的人,周边我买还不行吗!!!!
咦咦咦吃糖呀:毛毛你个心机boy,不要以为我看不出那徽章是以谁为原型设计的。


莫关山得意洋洋地撒了把狗粮,看着粉丝们的评论笑得乐呵呵的,贺天看着自家的小淘气,心头一暖,很想吻他,便放下手机,抬起莫关山的下巴,亲上莫关山的唇。

评论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