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棉花糖

带你去旅行

崇年儿:

又名《怎样逼疯一整个团队》

———————————————————


01

爱草莓app新推出了一档户外情景综艺《带你去旅行》,每期两位嘉宾,挑一些不太广为人知、又很有味道的古城小镇进行拍摄。


节目组非常老道,头几集请的都是情侣,宣传早早打出手,设置了一些能令小女生尖叫的浪漫互动,收视率在同时段一骑绝尘。


此时,第五集的剧本被经纪人陈果递到了叶修手上。


叶修瞅了半天,不可置信:“你不会要让我去玩儿这个吧?哪来的女朋友,我家猫都是公公。”


“nonono,你没有女嘉宾,美的你,”陈果悲天悯人地看着他,“导演请了孙翔。”


叶修:“……”


叶修:“哈?”


陈果解释:“策划说,一直秀观众也会腻,你们这里可以改变风格,制造一点儿矛盾冲突什么的。刚好嘛,你和孙翔总不对盘。”


“哪个大嘴巴子说的?”叶修抖了抖剧本。


陈果惊讶:“这不是圈里圈外都知道的吗?”


叶修:“……我不知道啊大姐!你们不把当事人统计进去的?”


“你俩以前在嘉世不老抢资源吗?”陈果问。


“被拿了两首要红不红的歌能怎么样,”叶修道,“我还得为了那点破事儿做了他吗?”


“我不管,你就得去,”陈果大义凛然,“拍他两集的钱能抵你写半年歌呢。”


叶修觉得自己胃疼。







02

孙翔坐在某间民宿里,低着头玩手机,这穷山恶水的地儿信号只有两格,他不敢开游戏苟,只能委屈吧啦地玩连连看,边玩边等另一位嘉宾。


他是真心不知道未来三天的搭档是谁。


和孙翔合作过的制作团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别轻易给这倒霉孩子看剧本。


孙翔对媒体的长枪短炮实在太不敏感,对着镜头就晕头转向,禁不住绕,啥都往外说,两部被他剧透过的网剧提起这个还瑟瑟发抖。


“来了来了,快快快,摄像机准备就位,”导演黄少天在场外说,“一号二号准备!”


孙翔抬起头,见房间的门被推开,响起一把金石般的嗓子:“不好意思,来晚了。”


孙翔:“叶哥?”


叶修:“怎么?不希望看到我吗?”


黄少天期待地看着摄像屏幕:妙极妙极,这么快就吵起来了?配上字幕就是一个爆点啊!


“还行吧,”孙翔道,“不是唐昊那孙子我就放心了。”


叶修悠悠地:“你不希望来的是女嘉宾吗?拍了这么多期,就咱俩单着,我都不敢想象到时候外面会怎么说,孤寡大汉什么的。”


“那就是你不希望看到我咯。”孙翔疑惑地说。


叶修笑了,“开玩笑的。”他上前和孙翔轻轻碰了下肩膀。


黄少天:what???没让你俩抱一块儿啊!老叶你脸T他啊!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呢!







03

采访小黑屋里。


工作人员:叶神你对这次节目有什么想法呢?


叶修淡然道:“嘘,我要忘记任务,放下包袱,在大西北做一个浪迹天涯的人。”


工作人员:是不在乎输赢的意思吗?


叶修:“我哪有这么说,你别污蔑我,要是没录好,会被经纪人掀到黄浦江里去的。”


工作人员:……那您觉得您的搭档怎么样呢?


叶修:“很好啊,长得帅。”


工作人员:我不……


叶修:“腿还长。”


工作人员:我是指他这个人……哦天呐怎么让你明白我的意思……


叶修恍然大悟:“他特别好啊!哪里都好,倍儿好,我实在满意得不能更满意了。”


导演翻着剧本,咬牙切齿:好你m!叶修听见没,好你m!






04

晚上分房间前,节目组安排了一个游戏,两个人都不能有语言表达,分别用肢体动作向房主奶奶借一样日用品,用时短的获胜,可以得到条件好的房间。


叶修几分钟就搞定了,孙翔比较惨,比划了好半天,没借到海绵,只带回来一条拖把。


回房之前,叶修路过隔壁漏风的小土屋,孙翔正懵懵地坐在床上。


他觉得这小朋友有点儿好玩,站在门边,不由笑了一声。


孙翔忿忿地瞪过来。


叶修的跟拍摄影师本来已经在收拾机器了,见两人之间的气氛一触即发,忙打起精神打算大干一场,结果只听叶修说:“喂,你要不要来我房间睡?哥跟你换。”


孙翔警惕地看着他:“啊?”


叶修:“啊什么,怎么这么呆呢。我睡这屋没压力的,以前穷的时候挤出租屋挤习惯了。”


孙翔还是副状况外的样子,叶修继续说:“没人跟你讲过我是个土锤吗?”


过了一会,孙翔想了想,不太好意思地说:“我去你房间,挤一挤……行吗。”


摄影师目瞪口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两人还约到一张床上去了?






05

清晨,六点钟,黄少天开启了手机直播,带着钥匙去撬两位嘉宾的门。


这场直播如假包换,来自导演和策划的突发奇想,没有提前通知过,也不在正片里出现,算是节目播出前的一个预热。


先去的是孙翔房间,导演和几个工作人员进去,发现房间里没有人。


弹幕渐渐多了起来:


黄少你给我们翔宝睡这样的房间!!!


羊习习呢?怎么没人?


翔翔早上有晨跑的习惯啊,可能出门了吧?


“这样啊,来录节目还跑步,看来二翔的好身材不是白得的。”黄少天看了一眼屏幕,笑着回应,走向旁边叶修的房门。


摄影师睡迟了,没赶上在这场要命的直播之前阻止导演,他脸都没抹一下就冲上来,可还是晚了一步,高举着尔康手,看着黄少天进了叶修的房间。


摄像头聚焦的瞬间,弹幕一下子就炸了:


叶神你牛b大发了啊啊啊啊!会往床上藏人了是不是!!


我瞎了吗!各位我是不是瞎了!我一定是瞎了!被子里钻出的那个头是孙翔的头吗!!是吗!!!


你们俩在干什么!啊?????叶不羞你你你你你!!!!


导演像昨晚遭了日一样踉跄着,如遭雷劈,看着裹在一床被子里的孙翔和叶修,抖着嘴唇没吐出一个字,还是工作人员帮他把直播关了。


叶修心里就一个想法:把黄少天气得说不出话来,实在是罪过。


半晌,所有人,或梦或醒的,都听见一声咆哮穿透了整个民宿:“啊!啊!你俩嘛呢!脑瘫吗!”






06

叶修站在铁索道前,感觉自己遭遇了非人的待遇:“为什么他们上节目都是带着骑马马摘花花,我们就得在山里喝风爬索道啊。”


黄少天举着喇叭吼他:“因为你惹毛了导演!”


孙翔倒是兴味盎然的样子,跃跃欲试地踏上去,回头冲叶修招手。


“不不不,我不行,老年人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叶修说,却被孙翔拉着手,一点一点带了过去,“等等等一下,慢点翔哥,这有点高,我靠。”


孙翔非常,怎么说呢,张扬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跟着我啊!”


叶修声音里难得带点急:“你保证我不会掉下去啊。”


孙翔哼了一声:“我没掉下去,你肯定也不会掉的。”


“年轻人话这么满,”叶修跟着孙翔的步子走了几步,听他自信地跟自己保证,轻轻笑了,“那我放心了。”


黄少天站得远,没听细节,继续大喇叭招呼:“干啥,你俩卸磨呢,咱们节目有时长的好吧!”


叶修跟在孙翔身后,很近,孙翔一回头就能来个贴脸:“他自己在那吠什么呢?”


孙翔:“专心走呗,你现在又不怕了?”


“你在我前面嘛。”叶修笑着说。


猎猎山风,跟在他们身后的工作人员突然觉得心很累,自己很孤独。







07

第二天的录制结束。


叶修瘫在椅子上,眼神迷离,语气飘忽:“我还能见到明早的太阳吗?”


孙翔:“我觉得能,黄导会在太阳升起前就把我们弄醒。”


晚饭节目组只给准备了食材,生火做饭什么的都得自己来,孙翔靠在老式灶炉前,耸了耸肩:“这个我不会。”


叶修指了指水池,气若游丝地吩咐:“那你帮忙洗菜吧。”


五分钟后,叶修把蔬菜从孙翔手里抢救下来。


“二翔,这是大白菜,不是袜子,”叶修哭笑不得,“你别搓了,我来吧。”


孙翔:“说了我不会!”


叶修从他手里接过食材,竟然挺麻利地收拾收拾了,不一会汤煲好,面也下锅了。


孙翔在旁边看得瞪眼:“你竟然会做饭。”


“是啊,沐橙就是我这么奶大的,”叶修拿着两根筷子,随意地戳了戳,“不怎么好吃就是了,”他偏头看了孙翔一眼,弯了弯眼,“但是不好吃你也要说好吃。”


两碗热气腾腾的清汤面上桌,孙翔先下筷,吃了两口,含含糊糊地说:“好吃。”


“哟,真的假的。”叶修坐在他对面,喝了口汤,“没什么味道。”


孙翔重复:“好吃。”


隔着水雾,叶修想,小朋友真是蛮可爱的。







08

小黑屋。


世界上最倒霉的导演黄少天:各位,我发誓,我绝对不是为了什么节目效果在这个地方胡言乱语,这两个货真的是天杀,你们都说我思维又跳又机会主义,我跟你讲我完全跟不上他们两个的进度条!


工作人员1号:我觉得这一期不能叫带你去旅行,改叫非诚勿扰吧,真的。


工作人员2号:我?我就是个多余的灯泡,八百四十瓦,亮得快炸了。


摄影师:天天跟拍的我,大概已经看破红尘了吧。


黄少天:1号你去看看他们两个又在作什么妖,楼上响个不停的啥声音。


工作人员1号:导演,孙翔跟叶修生气了。


黄少天:嗯?哈哈哈哈哈他们俩终于怼起来了?发生了什么?


工作人员1号:孙翔想加叶修微信,叶修一直逗他,问他是不是想搞网恋,孙翔现在不理他了。


黄少天:……


导演撕心裂肺的喊声再次响彻了上下两层楼:靠靠靠靠靠靠!这都什么b事情!我不干了!谁爱拍谁拍去!


叶修扶着心脏,小心翼翼地看了地板一眼:“兄弟,佛祖仁慈。”






09

“让你去上综艺是我的错,是我出的馊主意。”陈果把这件事列为年度后悔top2,“但是你不能做个人吗!你看看热搜,看看,挂那挺长脸哈?自从节目播了以后,你俩同人文都飙上万了!”


叶修感叹:“我何德何能……”


陈果痛心疾首:“你不要脸,ok的,但是我还要,其他经纪人天天造谣我带着艺人蹭小鲜肉热度,抱小鲜肉大腿……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叶修对着屏幕,脸上的笑藏都藏不住,带着点儿温柔,能把人溺死。


陈果分外不顺眼:“你干什么呢!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大清都亡了!”


叶修头也没抬:“网恋啊。”



评论

热度(724)

  1. 橙色棉花糖崇年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