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棉花糖

【叶翔】你掉的是哪个孙翔?_(:_」∠)_ 01-02

SAKI:

又被屏【_(:_」∠)_】了,请教一下大家如何查词…


感谢大家之前的喜欢和回复,原谅我没办法一一回复你们。


这次要再不行…我就去换号,心累


 


01


 


所谓一日之计在于晨,叶修醒来的时候习惯性往旁边一摸,毫不意外地扑了个空不说,连被窝都是冷的。他家小朋友维持着十年如一日的高中生标准作息,估计这个点早就去晨跑顺便买早餐了,他叹了口气,晃晃悠悠起了床,正准备去洗手间解决一下生理问题,暗自腹诽晚上一定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哥都要35岁了还得拜托万能的右手,这像话么。


 


叶修一推开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跷着腿玩手机的孙翔,本来有点蔫吧的欲望瞬间精神了不少,“哟,回来了也不和哥说一声。”


 


孙翔抬起头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叶修。”


 


这情况不太对啊,且不说平时的孙翔会不会主动扑上来干柴烈火,但这语气冲得和有杀父夺妻之恨一样。


 


叶修摸了摸下巴,难道是昨晚做的太狠,秋后算账?


啧,都是要奔三的人了心思还是这么捉摸不定。


 


孙翔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叶修才刚刚起来,连条外裤都没套,当他的目光无意间瞟过某个隆【_(:_」∠)_】起的部位时,立刻爆红到了耳根。


 


“你你你……耍什么流氓……”


 


耍流氓……叶修抽圝了抽眼角,等等这算耍流氓么,都老夫老妻了翔翔你还这么纯情,真让人有点……


把持不住。


 


叶修在扑过去把孙翔按入沙发的时候,模糊地想难道今天是什么纪念日,他家小朋友居然也玩起了这种Play,还特地穿着嘉世的队服。


 


……嘉世的队服?


 


孙翔一跃而起,膝盖一顶,快狠准地命中了叶修柔圝软的小肚子。


 


叶修惊讶地倒退了几步,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孙翔和他同居了五年,去年领了证,平日里虽然说不上百依百顺,但只要他多顺顺毛基本什么要求都会答应,他也早就把他家小朋友的性子摸了个透,对付起来驾轻就熟,他敢保证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孙翔从来没对他动过手。


 


孙翔脸颊烧红了一大片,恶狠狠地瞪着他,漂亮的眼睛流露【_(:_」∠)_】出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的愤恨。


别说他还挺入戏,英气的眉毛拧起,柔润的唇抿成一条线,那小模样还多了点小委屈,还真真带出了几分嘉世时期剑拔弩张的气氛。


 


虽然叶修也像陪他再玩玩,可惜箭在弦上,再拖下去哥可就要萎【_(:_」∠)_】了。


他凑过去在他家小恋人的嘴角亲了一下,“今天这是怎么了,火气这么大,哥给你赔礼道歉行不?”说着手指不老实地往宽松的队服里面钻,指腹下的肌肤滑腻柔韧,叶修报复性地在男人紧窄的腰身上用【_(:_」∠)_】力一掐。


 


叶修的手有点冰,孙翔反射性一缩,腰部突然被掐了一把,唇齿间溢出一声甜腻的呻【_(:_」∠)_】吟。


 


真要命,叶修觉得自己又硬了几分,他握着孙翔的手按在自己的命【_(:_」∠)_】根子上,在男人发红的耳根处吹了一口子,“快帮帮你叶哥。”


 


“叶叶叶……你你你……”


“喔……小朋友怎么结巴了?”


 


叶修见他不动作,就用手掌包着对方微微颤抖的手指上下撸【_(:_」∠)_】动,然而孙翔的动作僵硬,极其不配合,叶修皱了皱眉,勾住对方的裤沿正准备往下拉,这时玄关传来了钥匙开锁的声响。


 


门口站着三个人。


孙翔,孙翔和……孙翔。


 


叶修觉得自己这都没被吓软实在是男人中的男人。


 


“禽【_(:_」∠)_】兽!”站在前面拿着钥匙的孙翔一个箭步,抓着叶修利落地甩到一边,拉起了坐在沙发上的孙翔,“你没事吧?”


 


差点失去贞操的孙翔惊魂未定,把脑袋缩在男人的肩颈处,对方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叶修这才发现原来坐在沙发上的孙翔居然比刚刚来的这个矮了半个头。


 


“你们刚才在做什么呀?”清脆的嗓音打破了凝滞的气氛,在最后换鞋进来的孙翔好奇地从另一个孙翔背后探出脑袋,柔软的黑发贴着脸庞,眉眼间稚气未脱。


 


“不许看。”中间的孙翔捂住了他的眼睛,一脸嫌弃地看着叶修。


 


看着和俄罗斯套娃身高组合的孙翔们,叶修忽然想抽根烟静静,然后给王杰希打个电话。


 


02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都要来问我,和我有什么关系!老叶你干嘛不去看看眼科,带着你家孙翔一起……”


 


啧,王大眼这是到更年期了吧,抢在王杰希挂他之前果断按下了停止通话,叶修抖了抖烟灰,在阳台上抽完了这周的定额,心情复杂地透过玻璃看着屋内。


刚刚买来还热乎的油条豆浆放在桌上,一个孙翔正在厨房套着围裙煎培根,一个在心不在焉地翻报纸,剩下两个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好一副其乐融融的温馨家庭场景。


 


叶修鼻子一酸,要是这是个ABO的世界观,这就是他努力二十年后的梦幻场景啊。


 


“叶修,别愣着了,过来拿盘子。”孙翔提着锅铲朝着他喊道。


 


厨房里面的孙翔熟练地把鸡蛋翻了个面,稳稳地放在了叶修递过去的盘子上。


“还有你们,去洗手准备吃饭。”


 


叶修看着孙翔们一一落座,穿着嘉世队服的孙翔坐的离他最远,旁边是那个看起来还未成年的孙翔,一直在偷偷往他的方向瞟,叶修装成没发觉的样子,打量起右手边的孙翔起来,他看起来比那两位都高些,虽然没穿外套但那黑白配色的裤子无疑是轮回的队服。


然后他的正牌恋人,脖子上带着他昨晚杰作的孙翔,拉开椅子坐在他的左手边。


谁都没有动筷子。


 


太魔幻了,自诩能在任何情形抖机灵的的叶修也卡了壳,他的孙翔清咳了一声,“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孙翔,27岁,刚刚退役,目前在管理家里的公司。”


 


“孙翔,嘉世队长。”


“孙翔,轮回队员。”


“我也是孙翔,现在在越云的训练营。”


 


叶修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他看向孙翔,他的恋人朝他点了点头。


“他们…似乎是过去的我。刚才出去的时候聊了一下,都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来到了这里……”


 


呵呵呵呵呵……该说嘉世的孙翔没有往命【_(:_」∠)_】根子上顶是我的运气么……


 


叶修心有余悸地看了眼嘉世的孙翔一眼,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曾经的孙翔有多讨厌他,他用脚趾都能猜到,完全就是照片糊墙上飞镖朝着扎的程度。至于轮回的孙翔,叶修摸不准究竟是哪个时间段,但看样子他们应该还没有开始交往。


 


叶修正打算旁敲侧击地问问,毕竟在座的要是一半都不待见他也是很扎心的事。


 


“咕……”


越云的孙翔脸一红,“我饿了。”他抬起眼有些委屈地控诉道。


简直……犯规。


 


“先吃饭吧。”考虑到小朋友还在长身体的需求,叶修笑眯眯地给少年夹了一块培根。


少年红着脸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嘉世的孙翔冷哼了一声。


叶修忽然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他家小朋友无论什么时候都这么可爱。


 


五个人风卷残云扫荡【_(:_」∠)_】完了所有食物,鉴于其中两个人还处于生长期,叶修自告奋勇地又去下了两盒泡面。嘉世的孙翔挑剔地表示面汤太咸,要求叶修加水,加完又嫌淡,烦不胜烦。越云的小孩倒是吃的十分开心,只是桌上的牛奶一口都没喝。


 


“我不想喝牛奶,恶心。”他扁扁嘴解释道,“我比较喜欢豆浆。”


“不行。”现在的孙翔板着脸教育道,“不喝你就会和这个大叔一样矮。”


叶修:“……”


“喔……那我还是喝吧。”孙翔为难地看了一眼叶修,然后视死如归地一仰脖子。


叶修又想抽烟了。


 


吃饱喝足后越云的孙翔随遇而安地躺倒在沙发上,好奇地摆【_(:_」∠)_】弄着手机,不时发出科技真奇妙的赞叹,嘉世的孙翔似乎对沙发有点阴影,独自坐在椅子上发呆。叶修被现在的孙翔赶去洗碗,轮回的孙翔则是在帮忙收拾桌子。


 


叶修一边洗碗一边和恋人咬耳朵,“你说这是怎么回事,王大眼还叫我带你挂个眼科。”


孙翔的语气颇有种看破红尘的释然,“你还敢说,老叶你的睡眠质量真不是盖的啊,早上我们闹腾了半天,你楞是没醒,一出去买早餐你就醒了,还调【_(:_」∠)_】戏过去的我,你知道你这样会给我造成多大的心理阴影么?啊?”


“哟,吃醋了。这不是昨晚太累了起不来嘛。”


“滚!”


 


经过在轮回一番磨练,翔哥的心理素质绝对是杠杠的,当他从叶修的怀里醒来发现他们那张定做的大床【_(:_」∠)_】上多了三个人以后,他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尖圝叫,而是扑向刚刚醒来六神无主穿着嘉世队服的青年,在对方把叶修拎起来猛抽一顿之前,爆手速一波把三个人带出了房间。


 


然后他颤圝抖着手拨通了王圝杰希的电圝话。


 


“很明显这是穿越了。”叶修把棒圝棒糖在嘴里转了一圈,含糊地说。


 


嘉世的孙翔翻了一个白眼。


叶修好脾气地装作没看到。


“关键是要怎么回去,你们想想穿越前有没有做什么事情,许什么奇怪的愿望。”叶修回忆着某些穿越小说,好像就是这种套路。


 


“没有。”轮回的孙翔首先开口,“昨天我和队长去吃了饭,然后回宿舍睡觉,早上一醒来就在这了。”


“我也没有,就是普通的训练,不过昨天经理说我可以进职业战队了呢。”少年脸上是掩不住的欣喜和骄傲,叶修看着觉得心都要化了。


“那你呢。”他转向一脸不爽的嘉世版孙翔。


“超级玛丽……”孙翔磨着牙冷笑道:“你不会忘了吧。”


得……还真是仇恨值的巅峰。


 


TBC


 


好久没码过字了,手生的很,先找找感觉……


嗯,这就是个金孙翔、银孙翔,你掉的是哪个孙翔的温馨童话故事(不

评论

热度(466)

  1. 橙色棉花糖SAK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