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棉花糖

【昊翔】THE ONE 30

唐昊🐝:

*娱乐圈,当红小生S和他的前男友当红小生T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关爱连载,看过留评🐝满整十章啦


>>


30


看到孙翔的魔爪伸向油爆大虾时,刘小别心中叫糟。果然,该来什么幺蛾子还是会来什么幺蛾子,孙翔跟唐昊比赛似的给刘小别剥大虾,剥得满手红油。


刘小别生无可恋地望着眼前两碗高高垒起的虾肉,三人份的虾叫他一个人吃下?当他傻啊!


S型躺着都被场上双方集中火力的电台DJ心中很是不爽,气这两位分手了都不叫周边人好过的傻叉气得后槽牙咯咯作响。刘小别啪的一声放下筷子,字正腔圆地把两个大明星劈头盖脸地数落一顿,“孙翔唐昊你们几岁了?幼稚不幼稚?不就是分手嘛,当谁没失过恋似的,糟践食物做什么?”


孙翔幽幽地举手插嘴,“你失过恋?我怎么不知道?”


刘小别气得噎了一下,指指唐昊,“少插嘴,你瞧瞧人家唐昊……诶我去。我就一句话,我刘小别把你们当朋友,谈恋爱帮你们打掩护,分手了当你们心灵导师,够义气吧?唐昊你还点头?这事儿我不管了,你俩聊,事后给我打个红包。”


事后……孙翔脸还没来得及红,刘小别就牵着两条狗遛弯去了,留下他和唐昊隔着残羹剩饭面面相觑。


“啧,还义气呢,控不住场就撂下我……”唐昊往椅背上一靠,两只凳腿支着,前前后后摇晃,就是不看孙翔。


孙翔也很尴尬,按理说他和唐昊得是江湖不见的关系。前男友嘛,当他死了好了。可是现在的情况复杂得超出孙翔能处理的范围,他不可能原谅那个轻易把他舍弃的唐昊,心里的某一处又不得不承认现在这个勾着他撩着他的唐昊很让人心动。这个前男友,别说死了,看样子得纠缠着死一块去。


“嘶……”孙翔低头看被麻辣酱料刺得又麻又疼的手指,左手无名指尖还被又脆又尖的虾壳划出一道大口子。伤口在沾满辣油的手上并不显眼,孙翔神经又大条,疼了好一会儿才发现。


“怎么了?”


孙翔心里钝钝地发疼,以往的恋爱没让他有过这般细腻敏感得不像他的情绪,像心头盛了颗果肉饱满的盐渍李子,又咸又酸的汁水淌进血液,循环全身,令他整个人都不对劲起来。他有自己处事的范式,当断则断,从心所欲。可如今他想要的与他要做出了断的人偏偏是同一个,该怎么办才好……


“别管我,”孙翔起身去开放式厨房的料理台洗手,“以后别说这种话了,唐昊。”


唐昊脸一下子就臭了,眉头紧蹙,声音冷,眼神也冷,可不知道为什么孙翔觉出他有些难过,“老子爱说什么你管得着吗?手洗干净没,过来给我看看。”


唐昊比孙翔年长两岁,但幼稚起来实际年龄可能也只有两岁。孙翔站在洗菜池边,拉了张厨房纸擦手。纸团噗地扔进垃圾篓,他仍原地不动地倚着橱柜站着,垂头思考该怎么从如今的窘境中全身而退。


山不就我,我去就山。


唐昊怎么可能让孙翔拍拍手走人?咬也要咬下块鲜血淋漓的肉来。他大步走到孙翔跟前,一手握住孙翔手腕,一手撑着柜门。


餐厅那个工业风的吊灯黑色扁形灯罩下露出的圆鼓鼓的灯泡,灯丝焦乌,发出明亮的鹅黄色灯光。孙翔站在唐昊的影子里,想逃,却无处可逃。


“手,”唐昊命令道。


你都拽着了还话那么多?孙翔翻了个大白眼,看唐昊抬起他的右手,瞧见在苍白修长的手指上细长鲜红的伤痕,然后果不其然地皱起了眉。


“你傻吗?虾都不会剥?”


孙翔正想张口反驳,顺道甩开唐昊的手,却没想到唐昊黑着脸凑近他的右手,在绵延在无名指指骨上的伤口上亲了一下。亲就算了,当被狗啃了,唐昊这个混蛋居然还边亲边抬眼瞧他。


看着眉目端正,里面包的却是花花公子的芯。孙翔惊得心脏狂跳,想抽手,又被唐昊攥得紧紧的。


“滚蛋。”孙翔别开脸,听见唐昊哼笑一声。


笑个屁!他抱着手,坐在沙发上看唐昊忙里忙外地把刘小别家的餐桌草草收拾了一下,碗筷全丢进洗碗机,他俩剥好的虾被唐昊放进乐扣饭盒端端正正地摆在冰箱冷藏室。


“走不走?”唐昊套上一件深褐色的羊毛大衣,围巾围到嘴边,手套是厚实柔软的小羊皮制。过年时的北京静成一座空荡荡的皇城,连北风都较春节假期前更为强劲,凉飕飕阴惨惨地穿堂过巷,总之不是只穿件大衣的天气。


孙翔走到小区门边,还是没忍住骂唐昊装逼犯。唐昊一巴掌糊在把他裹成一头充气熊的深蓝色羽绒外套上,把他收拾老实了。两人沉默着往停车场走,靴子硬而厚的底踏着被冻硬的水泥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刘小别遛狗遛去了两条街外的社区公园,电话里听说他们要走,连声重复“滚滚滚别回来了”。


孙翔听得汗颜,想跟唐昊取笑刘小别傻逼,话到嘴边又想,不对,不能再靠近他了,今天这是最后一次上他的当。


云层如灰幕般悬于城上,远处几座高楼的塔尖像要刺破这层混沌的灰蒙蒙的薄膜以漏出些光来。


凉丝丝的东西落在鼻尖。


孙翔伸出蜷在袖口里的手蹭了蹭,力气有点大,鼻头跟麋鹿一样发红。唐昊把手套脱了甩在他怀里,还未开口便已下意识地寻着孙翔的话音抬头。


“下雪了。”


从盛夏到寒冬,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还总是吵架。孙翔在格纹围巾遮掩下深深吸了口气。但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想到爱情,他只想得起来唐昊一个人,一个讨厌的人。


 


《GKMAN》的播放时间不讨好,三到五月的周日晚九点,不过依然创造了较高的话题讨论度。观众们被几位明星卸下偶像包袱后的形象吸引,尤其是孙翔,面对一些坑爹状况手足无措的模样和竞技中神挡杀神的形象交替出现,吸引了一波亲妈粉的爱意。


节目热度按江波涛谦虚的评价仅仅只是“不温不火”。尽管有两位人气小生加盟,但节目形式不算新颖,六位常驻MC中也只有唐孙黄三人偶有火花,对于孙翔未来的路线规划而言算是可有可无。


当然,更深层的原因孙翔再迟钝也能猜得到。娱乐圈不大,他和唐昊免不了交集,但戏里的互动有剧本能事后删减,保密协议在封口也方便,真人秀这种随时有机子架着有围观群众盯着的形式以他和唐昊的状况实在不适合继续同框出镜。


消息一出,舔完一个春天真人互动糖的CP粉们纷纷悲痛倒地。唐昊对此不做评价,只是冷着脸拿小刀削铅笔的样子吓得林枫和赵禹哲不敢打扰,整个公司的人绕着这位独自坐在会议室研读剧本的大爷走,顶多隔着玻璃门瞟上一瞟。


孙翔。


唐昊盯着写在A4纸页眉的两个铅笔字发呆。


纸上密密麻麻地印着《第七区》剧本初稿,奇幻大陆人与神的死斗,爱与恨,火与血。他默念着剧本中即将由“德里罗”成长为“唐三打”的人族少年台词,恍惚间从人物身上找到了过去的自己的影子。


那么骄傲,那么狂妄。


现在的他依然傲,依然狂,但是已与拥有纯粹爱恨的德里罗不一样了。真实世界的感情没有完全的爱与完全的恨,不然为什么,他总在伤害喜欢的人。


这个问题没有困扰唐昊很久,比起让孙翔难过,他更担心孙翔跟他玩相忘于江湖的戏码。


于是,在《逆风》北京电影学院点映现场,看到孙翔隔着三四个保镖助理一样的人冲自己客套地勉为其难地扯扯嘴角时,唐昊差点气得额上青筋炸出两根触角。


没来得及搭话,他们二人便同其他主创一起被请到台上。


“……主演唐昊,唐昊也是我们北电校友啊,《逆风》这回点映第一站选在母校,有没有很感慨呀?”说话的男主持是表演系的研究生导师,四十出头,之前还教过唐昊几节课。


唐昊小时候逃课翻墙的事做多了,导致一见老师这类角色就发憷。不过他面上不显,扯出一个微笑,跟这位老师有来有往地聊了几句。


台下坐着他的师弟师妹,从刚刚他们上台开始唐昊就发觉有一小拨人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和孙翔看,差点把隔在他和孙翔间的导演和几位老前辈看出一个洞来。老师也很懂时下年轻人的思路,同大导演交流几个回合后便将话题引到在预告片中“一吻定情”的唐昊和孙翔身上。


“帮台下小朋友们问个问题……”台下和台上的人开始善意地哄笑,孙翔不知道他们突然在笑什么,急得脸颊微红,幸而在礼堂大灯照耀下并不明显。“孙翔和唐昊,你们在片子里是借位吗?”


之前演的电视剧,孙翔曾被记者问过类似的问题,不过那都是跟女演员,实在不好意思答江波涛还会适时打断采访。可现在他一个人被架在台上,哦,还有唐昊,对着一群跟他的年纪相差无几的北电学生聊跟唐昊亲嘴儿的事,脸上烧得慌。


他用余光瞥了眼唐昊,见后者人模人样的站出来,身上穿着偏休闲的正装,衬衫袖子卷到手肘,亚麻质地的西裤上绣着黄豆大小的蜜蜂纹,光脚踩了双虎头图样的滑板鞋,脸上礼貌的笑意虽然假得可以,但还是很抓小女生的眼。


“各位在校学的应该不比我少啊,”唐昊扫了眼会场,“是不是借位……看完片子就知道了。”


孙翔抓着话筒,险些被手心的汗滑溜出去,他顺着唐昊的话头接,“知道了也不准说啊!”


台下了然地大笑,都是圈子里或即将步入圈子里的人,唐昊还是他们听了几年板凳逆袭励志故事的师兄,有亲近感是自然的。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灯光暗下去后渐渐归于静寂。


唐昊坐在第一排,右手边是孙翔,这是他在粗剪后第一回腾出空看成片。蒙族的低音四胡拉响配乐主题时唐昊侧过脸看了看孙翔,他的眼角在屏幕光线亮起后盈着光。


车水马龙的天津卫,租界使馆前的大英帝国国旗随风而动。逆风两个大字如墨水铺洒在宣纸般融出,骑着黑色骏马的副官压低帽檐,眼神中满是不合身份的野心。


领衔主演,唐昊。


 


tbc.


>>


终于!!逆风!!

评论

热度(425)

  1. 橙色棉花糖唐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