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棉花糖

【叶翔】命定之人

麦同学:

*天神右翼paro


*恶魔叶x天使翔


*ooc




-




孙翔偷跑到地狱去玩的事情要是被大天使们知道大概是要翻了天的。




才刚成年没有几个伯度,孙翔从来都是被众天使宠爱着的那个。他曾经用过撒娇、哀求等各种方法,就想让长辈们带他去地狱看一下,就逛一圈也好,结果得到的都是各种形式的拒绝。




今天孙翔是趁着大家都在圣浮里亚参加宴会偷跑出来的。他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泛着金光的六翼收到斗篷里,宽大的帽檐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只露出下巴,根据记忆中在书里看过的路线,一路过了不同的地方和关卡,来到了第一狱的边缘。




给了在旁边撑船的小恶魔几个金币,孙翔只是想去一趟那个传说中的雪月森林,想看看别人所说的六瓣雪花。靠近以后孙翔拢了拢自己的斗篷,今天天气很好,阳光照着整片白茫茫的森林,景色可以说得上是壮观,只是没有下雪,稍微有点遗憾。




旁边没什么人,孙翔把兜帽摘了,一头金色的短发在阳光下泛着光,白皙通透的肌肤跟长相粗犷而黝黑的恶魔成了鲜明的对比,俊朗的长相要是扔去女恶魔堆里大概是非常抢手的。




走在松软的雪地上,一路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还有刚好拖地的斗篷在上面留下浅浅的踪迹。




孙翔看到湖边站了个人,漆黑的短发,漆黑的斗篷,还有一对强壮的骨翼,跟一身雪白的孙翔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停下了脚步,知道自己不应该再走近,甚至应该马上离开。可是他看着那个背影,脚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无法动弹,甚至想再往前走。




对方大概是注意到身后的动静,他转过头,看到孙翔以后轻轻地“哦?”了一声,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叶修转过身,左手举着一杆细烟枪,他轻吸了一口,吐出烟圈然后冲远处的孙翔勾了勾手指头,示意他走近一点,又摊开手掌和撩开斗篷,算是告诉孙翔,自己并没有带武器也并没有恶意。




孙翔觉得他大概是真的着了魔,谁说魔族对于魔法一窍不通,眼前这个大恶魔明明就用得很好,看着不自主动起来的腿,回去大概要领三四个月的罚。




靠近了孙翔才发现自己刚刚没看错,这个大恶魔长得一点都不像魔族,他皮肤很白,可能还要比整天在外面疯玩的孙翔要白。长相很俊俏,要是换对翅膀,说他是天使大家也是会相信的,只是眼里的那点玩味和轻佻确实不该是天使所拥有的。




他戴着一对红宝石制成的耳钉,衬着白皙的皮肤和墨黑的头发特别好看。像花茎一样的刺青从解开了好几颗纽扣的衬衫领口一路延伸到耳后,像是攀着颈脖生长的藤蔓,最后在耳后开出了一朵娇艳的蔷薇。




“呵呵。”叶修低声笑了一下,低沉的烟嗓透着点点性感的迷人,嘴角那抹笑容一直都没有敛回去,“这么没有戒心可不好啊。”




听到这话,孙翔在斗篷底下的手悄悄握紧了剑,叶修低头瞥了一眼,轻笑着说,“年轻的大天使啊,你的长辈们应该跟你说过,不要自己跑来地狱玩吧?”




孙翔瞪了他一眼,被戳到心里那点小九九,低低哼了一声,又故作镇定地扬起下巴,“明明是你自己跟我示意没有恶意,我才走过来的吧?”




听到这话,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眼睛都笑得弯了起来。他伸手抚上孙翔稚气未退的脸,即使在冰天雪地里仍然温热的指尖让孙翔整个人都僵了,他挺直后背,握着剑的手在颤抖,却怎么都无法把剑拔出来。




叶修渐渐靠近孙翔,嘴唇从孙翔的脸颊边上划过,好似碰到了孙翔的肌肤,又好似并没有碰到。最后停在孙翔的耳边,呢喃般缓缓开口,“不要随便相信别人,特别是大恶魔,没人教过你吗?”




“你……”孙翔想要推开叶修,对方却先一步远离了他。




叶修拿着烟枪的手轻轻一挥,一艘不起眼的小船从湖深处缓缓划来。




“回去吧,他会直接带你到第一天边缘。”叶修说,站在小船上的船夫冲两人微微欠身行礼。




在船上坐下,孙翔转过头去看叶修,那人恢复到他刚来到时的样子,一个人安静地站在湖边,抽着烟,目光不知道落在远处的某棵树上,又或是天边的月亮上。




“你叫什么?”小船缓缓驶向湖心,孙翔突然想起了什么,冲站在湖边的叶修大声问道。




叶修回过神来,墨色的眸子里先是惊讶,然后换上了笑,温柔得像春日里的溪水,与他恶魔的形象格格不入。孙翔好像是看到了他的眼神都有点颤抖。




“终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孙翔,你生来便是为了与我相遇。”




叶修的声音缥缈得像是从天边传来。




“而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与你爱到海枯石烂,至死方休。”




fin.




-




一直想写的天神右翼paro


写作业写累了瞎写一段


连word都没打开


瞎写的东西没有后续


走了


感谢评论和小蓝手小红心



评论

热度(212)

  1. 橙色棉花糖麦同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