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棉花糖

豌豆公主

姜姜:

1.

孙翔是很喜欢夏天的。


夏天有茂盛的植被,发烫的日光,冰镇的西瓜。


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有许多人挥别过去,也有许多人迎向未来。


而他漂泊几载后,终于在夏天于命定的队伍靠了岸。


但这个夏天,孙翔有了许多烦恼。


2.

夏休期工作人员放了大半,自愿留在俱乐部训练的队员们许多事情上都需要自力更生。


比如休息室的冰箱饮料总不够喝,没人去采买补给,就得他们自己去买。


又一次团战结束后,周泽楷活动了一下手指,起身去隔壁休息室拿可乐。


其他几个人都懒得动,就坐在位置上举手:“队长我也要喝!”


没多久周泽楷回来了,两手空空,略失落地摇头:“没有了。”


外面日头正大,江波涛往窗外看了一眼:“晚点出去买吧,饮水机不是还有水?”


周泽楷固执摇头:“现在去。”


“不是吧队长!外面这么热!”


“对啊对啊!还是别去了吧!”


周泽楷小心地看了一眼正趴在自己电脑前睡得正香的孙翔,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出去走走。”


见他坚持,大家也没再劝,周泽楷轻手轻脚地走到自己的位置旁拿手机,刚走到后门,还没来得及溜走,就听见有人在背后喊他。


似乎是没睡醒,声音黏黏糊糊的:“周泽楷你去哪儿啊?”


杜明哄他:“队长去上厕所呢,睡吧翔翔。”


孙翔哦了一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正好我也想嘘嘘了,周泽楷一起啊!”


周泽楷:……


等孙翔走到周泽楷跟前,还咦了一声:“不走吗?”


周泽楷摸摸鼻子,想想还是去买可乐要紧:“去……买点东西。”


孙翔嗯了一声,人清醒了些:“买什么啊?”


“可乐。”


“哦,那我跟你一起呗,等等啊!”孙翔不以为意,转身去训练室的储物柜拿东西。


“不……”周泽楷试图挣扎。


可惜孙翔没有听到。


“来来来。”孙翔把自己的篮球包拉开,从里面掏出一顶渔夫帽,一件防晒服和一把遮阳的小花伞来。


“防晒出门涂了吗?”孙翔问。


周泽楷睁眼说瞎话:“涂了。”


“那也是还是把外套穿上吧!这衣服我在网上才买的,专门防晒,穿着可凉快了。”


周泽楷看了他手里荧光绿的防晒服一眼,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不了吧。”


孙翔没听到,反而拿着衣服上前,半强迫性地给周泽楷穿上了:“啊?你刚刚说什么?”


他个子比周泽楷高一些,此刻却弯下腰专心摆弄防晒服下摆的拉链,周泽楷垂眸看着他,临到嘴边的话蓦地拐了个弯:“不用拉上去。”


“哦,也是。”孙翔松开手,把帽子戴在周泽楷头上,又拿过那把唐柔特意给他买的据说UPF值50以上的遮阳小花伞,推着周泽楷要出门。


“待会儿再买个冰淇淋吃好吗?”


“好啊。”周泽楷笑笑。


等二人出了门有一会儿,一直装隐形的队友们终于闹腾起来。


杜明扑到窗前正好看到孙翔撑着小花伞和周泽楷走到大楼外,伞面大部分都倾向了周泽楷,孙翔有一半身子都晒在外面。


“绝!太绝了!”吴启扯着t恤的下摆扇了扇:“我以为戴帽子打伞已经是极限了,想不到队长还能更惨一点。”


“再这样下去队长真的不会中暑吗?”吕泊远侧过头问江波涛:“江副,真不管管吗?”


江波涛摇摇头:“小周不是说了让我们别管吗?”


“啧啧。”吴启撇撇嘴,又撞了撞旁边的方明华:“方哥,你们这些谈恋爱的夏天都这样啊?那不是得热死。”


方明华笑而不语:“我皮糙肉厚,你嫂子可不会管我。”


杜明倒是痴痴地笑了笑:“我觉得翔翔做得挺好啊,要是唐柔,我也天天给她撑伞……”


“噫——”吕泊远揉了揉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现在是打伞的问题吗?再说了,队长以前夏天不都过得好好的吗?”


杜明不服气:“那你去给队长说啊!让翔翔下次再给他大热天穿外套就让他滚出克。”


吕泊远摸摸鼻子:“得了吧,队长可舍不得说翔翔一句重话。我怕他先让我滚出克。”


江波涛打断他们:“好了,先训练吧,小周心里有数的。”


3.

周泽楷一向是个很有主意的人。


但他就是拿孙翔没辙。


因为孙翔比他还倔,就算被俱乐部轮流嘲笑了一遍大男人夏天还打小花伞娘唧唧的,他都不为所动,坚持陪周泽楷出门给他撑伞。


从超市回去的路上周泽楷主动把两大袋饮料零食提自己手上,孙翔就给他撑着伞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周泽楷有些心不在焉,防晒服有些闷气,他提着重物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地走了一路,始终有些烦躁。


甚至暗自打好了草稿,等进了轮回大楼就把外套脱掉,把帽子甩孙翔怀里,恶狠狠地宣布以后再也不要穿了,别挡着哥晒太阳。


但他什么都没来得及说,进了大楼,孙翔收了伞,就直接扑过来扒周泽楷的衣服。


周泽楷:?!


不用这么着急吧!


周泽楷把两袋子放在地上,任由孙翔扒掉了那件令人窒息的荧光绿防晒服。


他里面的t恤后背湿了大半,周泽楷又想穿他的小背心了。


“是有点热哈。”孙翔挠挠头,抓起他胳膊看了看,又凑过去在周泽楷脖颈看了看。


结果发现后脑勺那里红了一片。


孙翔大惊失色:“我靠!这是被晒红的吗?!穿防晒衣都不行?”


说着就要扒周泽楷的t恤看个究竟。


到底是大白天,周泽楷有些害羞,连忙避开他:“没事。不晒。”


孙翔哦了一声,去提饮料:“那先回去吧,晚上我看来给你擦擦药。”


他们一前一后地进了电梯,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开口:“孙翔——”


“嗯?”孙翔转过头看他,见周泽楷额头上还有一层薄汗,不知道怎么回事,黏糊劲儿就上来了,眼含笑意地弯了弯腰,凑过去拿自己脸蹭了蹭周泽楷的脸:“周泽楷,你说你是不是豌豆公主呀。”


周泽楷很少见孙翔这么黏人,被他一蹭一下就色迷了心窍,伸手摸了摸孙翔的耳朵,歪了歪脑袋在孙翔唇上吮了一口:“嗯?”


“不然怎么这么细皮嫩肉的。”孙翔笑嘻嘻地捏了捏周泽楷的手臂,笑他:“豌豆公主。”


周泽楷失笑摇头:“不是。”


“就是。”


“不是。”


“说你是你就是。”


两个人打情骂俏地回了训练室,被烈日晒的那点子心烦意乱也消弭了个干净。


4.

晚上孙翔拿着治晒伤的药膏去找周泽楷。


周泽楷刚洗完澡,换衣服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他以前夏天在俱乐部挺喜欢穿背心的,大家都是男人,也没什么顾忌,打赤膊多凉快啊。


孙翔有时候也穿,但突然有一天,孙翔突然冲他发难,不许他穿了。


“反正就是不准穿!”孙翔抿着嘴把另一件t恤递到周泽楷跟前,梗着脖子看他。


周泽楷有些莫名,又有些无奈,但他觉得穿衣服都是小事,孙翔不想他穿,那就不穿吧。


总比让他不开心好。


周泽楷想了想,还是拿了件背心穿上。


孙翔来敲门的时候周泽楷正在复盘,开门后孙翔倒没说什么,晃了晃手里的药膏:“我来给你擦药,你脖子那儿还红吗?”


“没有吧。”周泽楷茫然。


“你在复盘啊?不早说。”孙翔一见到游戏界面就把擦药这事抛诸脑后,拎了根凳子挤过去跟周泽楷一起看。


“这里我反应好像慢了一点。”


“嗯,伏龙翔天起手晚了。”


“哦哦,你这个身位差了一格啊。”



他们看得投入,周泽楷时不时伸手去挠他的后颈,挠得多了孙翔也注意到了:“你挠什么啊?痒?”


“有点。”


“我看看。”孙翔身子往后倾了些,歪着脑袋去扒拉周泽楷的头发:“不是我说,你这头发是不是该剪——卧槽!”


孙翔一下子跳起来。


“怎么了?”


孙翔扑到周泽楷身后,把他的背心往下扒拉了些,从后颈到背上,红了一片,触目惊心。


“周周周泽楷,你背上……”比周泽楷之前被晒伤还要严重,孙翔哪见过这阵仗,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


“别急。你拍给我看看。”


“哦哦!”孙翔忙不迭地拿手机拍下来递给周泽楷看:“这是什么啊?你疼不疼?”


周泽楷看了一眼,安抚性地拍了拍他:“像是过敏,别怕。”


“那那那怎么办……”


周泽楷淡定地给江波涛打电话:“好像过敏了。”


“背上。”


“好。”


孙翔眼巴巴地看着他:“怎么说?”


“经理等会儿来接我去医院。”


“我也去!”孙翔连忙说。


周泽楷看他急得脸都红了,失笑:“只是过敏,没事。”


5.


最后还是把大家都惊动了,七个人连带经理挤一个保姆车去医院挂急诊。


医生问诊时查过敏源,周泽楷没说话,江波涛想了想:“今天饭都是和大家一起吃的。”


“那皮肤有没有接触什么东西?”


“咦?队长今天不是穿了防晒服嘛?”杜明插嘴。


“哦,什么样的?”


孙翔愣了愣,连忙掏出手机给医生看淘宝记录:“是在网上买的……”


医生看了一眼,又看了周泽楷一眼,打趣他:“你一个男孩,还怕晒啊?”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孙翔在一边涨红了脸。


庆幸的是就诊及时,医生给周泽楷开了药,又让他挂几瓶水住一晚,好得快一些。


因为是公众人物,还是安排了一个单独的病房。


孙翔一直沉默着跟在大家身后,在周泽楷输上液,大家在讨论谁留下来陪队长时才开口:“我陪他就是了,你们先回去吧。”


江波涛了然一笑:“那有事给我们打电话。”


孙翔把他们送上车,又去超市买了些洗漱用品和水果,才慢吞吞地回了病房。


回病房后把东西放在一边,却呆呆地站在一边,不肯过去。


周泽楷知道他在闹什么别扭,冲他招手:“过来。”


孙翔瘪了瘪嘴,还是扑了过去。


他搬了根凳子到病床边,摸了摸周泽楷输液的手:“疼吗?”


“不疼。”


孙翔唔了一声,抬手抱住周泽楷的腰,头靠在他胸口。


周泽楷用另一只手去摸他的头发:“真的没事。”


“对不起。”孙翔瓮声瓮气地说。


周泽楷笑了笑,垂下眼看孙翔正眼巴巴的盯着他,想了想还是说了:“我不怕热,可以晒的,怕我晒黑?”


孙翔想了想:“也被晒红了啊。”


“以前都这样过的,遮太严实,闷。”


“哦。”孙翔恹恹地应了一声。


周泽楷哄他:“说说,怎么想的?”


6.

孙翔只是觉得很烦。


他没心没肺过了二十年,头一次把一个人放在心上,体会了一把捧手里怕碎了含嘴里怕化了的滋味,甚至想把周泽楷拴裤腰带上,走哪儿都能带着他。


他想,为什么喜欢一个人,快乐那么多,烦恼也那么多,看着周泽楷在训练室穿背心打赤膊,杜明吴启去捏他手臂也烦,吕泊远走路喜欢搭着周泽楷肩膀也烦,周泽楷那张瓷白的帅脸被太阳晒红了也会烦。


他想这都怪周泽楷,生这么好看干嘛,害得翔哥整天担心他被晒红晒伤,细皮嫩肉的,磕磕碰碰都有淤青,哇,看了真的难过好吗?


作为一个母胎solo,孙翔没有和女孩子相处的经验,初恋就搞定了联盟第一帅脸,有时候想想心里还挺美。


周泽楷对他好,事事都依着他,从没对他说句重话,他不想被比下去,只想对周泽楷更好。


哪怕被人笑打伞像娘娘腔,也舍不得周泽楷晒一点太阳。


结果过犹不及,惹一兜子麻烦来。


孙翔有些挫败:“是我想当然了,你要是觉得闷,以后不这样了。”


周泽楷心软得一塌糊涂,只恨自己还在挂水,不然真想抱着孙翔在病房里这样avi那样play。


“要是晒黑了,就不喜欢吗?”


孙翔下意识地反驳:“谁说的。”


周泽楷装模作样地叹口气:“还笑我是豌豆公主。”


“喂喂,开个玩笑而已啊!”


“其实我想晒黑一点,比较帅。”周泽楷一本正经地说。


“你还在乎帅不帅啊?”


“喜欢黑一点的。”


孙翔眨眨眼:“真的?其实黑点也没什么,你真喜欢,赶明儿我们去海边,包你晒成非洲人。”


“好呀。”周泽楷去牵他的手:“不当豌豆公主,当大英雄。”


“噗。”孙翔没忍住笑出声,“周泽楷你傻逼吗?”


周泽楷笑着看着他。


看着看着,孙翔竟有些不好意思,他若无其事地哼了哼:“那我也要当大英雄。”


以后路还很长,你是我的大英雄,我也是你的大英雄。


















番外:




周泽楷和孙翔在病房你侬我侬互诉衷肠后,周泽楷有些蠢蠢欲动。




上吧周泽楷!把针头拔了,扒掉他的裤子,尽情地搞病房这样avi. 那样play !




正想着,老老实实趴他怀里的孙翔直起身,从口袋里掏半天,掏了一个粉红色的橡胶制的东西来。




孙翔献宝似地展开:“其实我在网上发现了更防晒更方便的。”



“这叫脸基尼,青岛的特产哦!”






“你要不要试试?”



周泽楷看着他手上类似匪徒丝袜套头一样只在眼睛嘴巴鼻子处开了几个洞的东西,沉默良久。



“孙翔。”



“嗯哼?”



“滚出克。”








(这篇是群里聊天慢慢聊着聊着有的思路 我自己还挺喜欢的 写到几个点有被他们秀一脸的感觉😂欢迎大噶评论这篇 这么勤奋 请给姜姜爱的鼓励😂)




顺便做个预告 脸基尼是下一篇粮食向的梗 猜猜是谁要戴呢~







评论

热度(1332)

  1. 橙色棉花糖姜姜 转载了此文字